欢迎访问吉安新闻资讯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益 >

中国一家NGO创立25周年透视国内公益组织发展境况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2-20 18:48

  2016年5月6日,位于辽宁省盘锦市的中国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盘锦黑嘴鸥保护协会举办黑嘴鸥保护协会成立25周年大会暨‘减少碳排放行动’会议,同时全面总结中国第一家民间(NGO)环保组织25年发展历程和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发展状况调查报告。

  作为中国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的创始人——刘德天,在纪念大会上回顾发展历程的同时不禁担忧国内民间环保的艰难处境与挑战。

  1990年,国际自然基金会鸥类专家梅伟义来到辽宁省盘锦市,确定双台河地区是人类寻找了百余年、濒临灭绝的黑嘴鸥的繁殖地。当时作为当地《盘锦日报》的记者刘德天夜里采访完梅伟义以后回到家中,为了不让灯光影响家人休息,他躲进卫生间写出了《中国发现黑嘴鸥繁殖地 揭开世界百年未解谜》,刊登在《盘锦日报》头版头条。从1871年法国传教士司温侯首次在我国福建厦门采集到黑嘴鸥标本并予以命名开始,百余年来人们对黑嘴鸥的行踪,特别是繁殖地点一直不清楚,只知道它在香港、等地越冬。

  刘德天的这篇报道第一次传递出辽宁省盘锦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嘴鸥繁殖地的信息,对于研究和保护这种只剩2000只左右(1990的统计数字)珍贵鸟类,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刘德天经常说自己是新闻记者,对于宣传环保有特殊的优势。他喜欢用“落水论”来解释宣传的重要性。

  在多年的公益环保工作中,刘德天遭遇到许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在协会建立伊始,缺少办公场所和资金,多次搬迁办公地点。为了加强国际交流,自费数万元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到辽宁盘锦举办国际研讨会,在当时的年代里,仅欠宾馆会务费就高达1万多元。

  为了环保事业,刘德天常常废寝忘食并承受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压力。由于没有资金来源,向亲朋好友借钱成了家常便饭,常常是一个人为了坐公交还是步行而考虑半天,妻子为此欲与其离婚。

  湿地保护区内忽响枪声,被正在区内考察的世界自然基金会英籍鸟类专家马克·巴西拦住的竟是一辆警车。当刘德天得知进保护区狩猎之讯,怒不可遏,先在《盘锦日报》上曝光,后又顶着压力又在《辽宁日报》上曝光,几名偷猎均受到查处。此举彻底刹住了曾盛行一时的非法狩猎之风,此后再没人敢到保护区非法狩猎。2000年,辽河三角洲开发区内新建了拦海大坝,刘德天在多次湿地考察后发现,大坝外新形成的滩涂很可能成为黑嘴鸥的新觅食地,应好好保护。他及时将此信息告诉保护区,不久,

  盘锦市政府专门下文将大坝外滩涂的管理权划给保护区,并进行依法监管。同年,刘德天在发表的《“黑嘴鸥河西飞”现象不容忽视》中尖锐指出,正是由于种种人为开发活动,导致黑嘴鸥从辽河东岸向西岸的南小河迁移,而南小河仍存在着一些潜在的环境危机。当时仅在南小河栖息的黑嘴鸥就有4000余只,约占全球总量的50%。

  为了引起全社会对保护南小河这个黑嘴鸥最后家园的重视,2001年,刘德天在赵忠祥主持的“人与自然”栏目中,直陈当地大面积围垦造苇、建大坝、修水库等经济活动对湿地的破坏;2002年,刘德天策划了“送黑嘴鸥雏返回家园”活动,把在南小河救助的小黑嘴鸥送到其出生地放飞,面对参加放飞仪式的众多媒体,他几近声嘶力竭地呼喊:“这里是黑嘴鸥最后的家园,我们一定要保住它!”

  2003年,刘德天一直担心的问题终于出现了,当地虾农在南小河引海水养虾,使正在孵化中的黑嘴鸥卵遭淹,刚出壳的幼鸟溺水而死,仅当年,黑嘴鸥就锐减了约2000只。这次,刘德天可谓是怒到泣血,不仅写出长篇通讯《哭泣的南小河》,还恳请国际鸟类专家发表保护对策,并给时任盘锦市委曾维(现任辽宁省委)呈上长达5000字的呼吁信。而曾正是黑嘴鸥协会会员兼顾问。

  经过近10年的不懈努力,到2010年,南小河问题终于得到根本解决:建立了南小河自然保护站并派专人进行巡护,对外来人员及车辆进行检查和登记;动迁非法流入居民,拆除河内及周边渔网,解决人鸟争食问题;给南小河安装围栏,制止了3个商业开发工程,保住了30万亩湿地。2010年,南小河的黑嘴鸥数量达到6200余只,比2003年增加了21%。

  2015年协会在中华环保联合会支持下实施‘沙蚕生态恢复项目’,在盘锦首次实现沙蚕人工孵化成功并在两年间将7.5亿尾沙蚕苗播撒栖息地,到如今,拥有2.8平方公里湿地的南小河,成为黑嘴鸥栖息和繁殖的乐园。

  据统计,在25年里,刘德天带领黑嘴鸥保护协会共解决了12次威胁湿地的问题,累计保护了50余万亩湿地。刘德天颇有体会地总结说,在中国,任何一个环境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政府的关注和支持。NGO要想有所作为,首先要与政府精诚合作。开展环境教育、借助监督、发挥专家指挥、影响政府决策,就是刘德天归纳出的保护湿地的“四步法”。

  环境问题属于公共利益范畴,每一个公民,既是污染的制造者,也是受害者;既是良好生态环境的享有者,也是保护者。唯有“共治”才能“共享”。每个人的身体力行,看似微不足道,却可以汇成保护环境的巨大能量。环保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全人类共同的事情。同样,环保也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公众的参与与政府的支持同等重要。”在坚持环保活动的同时,刘德天经常被一些现实的问题所困扰,作为民间环保组织缺乏合法的社会地位和权力,同时专业人才和经费的严重缺乏一直困扰着他。很多时候,以协会公益活动的形式募捐遭到白眼和冷嘲热讽,更多的时候是依靠多年来人际关系和人格品行赢得他人支持。

  天道酬勤,在经历了25年的风风雨雨后,黑嘴鸥保护协会会员从原来的47人增加到3.2万人,汇聚了生物、医学、教育、法律、文化、摄影、美术以及新闻传媒行业的精英,创建了4个环境教育基地,使16万中小学生收益。同时黑嘴鸥的数量从1200只增加到2016年的11500余只,占有世界总量的绝大多数,位居世界第一,堪称世界奇迹。

  刘德天形象比喻“飞鸟战略”中的实际内涵,鸟头为核心发展方向,即为以某物种保护为核心基础;鸟身为栖息地保护,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鸟类的栖息地一旦丧失,鸟儿何处落脚,何处藏身?通过与政府、各组织合作以及新闻监督方式切实保护栖息地;鸟翼之一为环境教育,刘德天提出:“少年绿则中国绿”。黑嘴鸥保护协会从25年前就对青少年进行环境教育;鸟翼之二为打造物种文化,用文化的力量保护黑嘴鸥是这个组织的一大创造,他们从零做起,打造定位为吉祥文化的黑嘴鸥文化,采用民间传说、小说、绘画、摄影、书法、诗、辞、歌、赋、舞蹈、剪纸、刺绣、苇艺、油雕、葫艺画、粘帖画等18种艺术手段打造黑嘴鸥文化;鸟足为生态恢复,通过用人工孵化沙蚕苗播撒湿地的方法,恢复黑嘴鸥觅食地生态;鸟尾为全方位保护,即除加大对繁殖地的保护力度外,还把保护的触角延伸到它的越冬地——江苏盐城、山东东营、浙江温洲、福建福州、海南等地,不断越冬地考察湿地保护情况和数量情况,与政府和其他组织合作,发现问题,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并获得“地球奖”、“中国环境保护特别贡献奖”、 杜邦杯环境新闻人物、绿色中国年度焦点人物等荣誉称号,辽宁省盘锦市也因此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中国黑嘴鸥之乡”称号,协会在2016年被中宣部、中组部等多部委主办的全国宣传推选志愿服务四个100活动中,被评为最佳志愿服务组织。

  但是,民间环保组织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社会地位、资金、专业人才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政府和每一个民间环保草根以及相关人士共同去思考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