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安新闻资讯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益 >

互联网公益众筹 这“救命钱”你捐还是不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1-11 19:43

  11月17日,轻松筹众筹平台上一个大病救助筹款项目被指“诈捐”,使这家风生水起的创业公司陷入的包围圈。

  这已不是第一次。10月底,苏州某女子为治疗母亲的乳腺癌,在轻松筹上发起目标为30万元的筹款,随后被网友“揪”出,其全部治疗费用预计只有5万元。

  “其实对我们的质疑一直都有,但有时也有些委屈。”面对接踵而至的讨伐,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于亮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心情复杂。

  无论哪个人,无论病情和花销真实与否,都可以在轻松筹上发起筹款项目,并通过朋友圈、微博和QQ空间等社交平台转发扩散。这是轻松筹最受质疑的地方之一。

  拿苏州女子为母亲筹款治疗乳腺癌的例子来说。10月25日,该女子发起众筹,不仅目标与实际相差悬殊,病情描述中提到的“左胸、右胸均为恶性肿瘤”也与上传的病历中的信息有所不符。但25日当天,这一项目就在社交平台上线了。

  还有记者爆料,自己曾试验性地发起完全虚构的筹款项目,结果也未经审核就得以立马在朋友圈进行筹款。

  “发起筹款,不等于最后可以提走筹款。”对此于亮解释说,轻松筹实行的是先上线后审核的机制,由于筹款期一般为30天,若期间的审核发现任何问题,筹款人都无法提取筹款。

  在于亮看来,轻松筹的审核虽发生在项目上线之后,但“把关”却比较严格。他介绍,对于发起筹款的项目,相关身份信息、收款信息和病历都是必须上传的。轻松筹会通过和银行的验证接口以及客服团队对这些信息一一审核。

  只有确认筹款项目各方面没有问题,筹款结束后才会拨款。苏州女子发起的筹款项目,也是在该女子对病情描述和筹款目标进行修改之后,轻松筹才最终将实际筹款拨付给她。

  “那就不叫互联网公益众筹了。”于亮认为,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在效率上弥补了传统慈善组织的不足,把所有资料审核完再上线,恰恰背离了这一点。因为很多家庭忙于为家人治病,收集相关证明和资料需要大量时间,资料的审核也需要时间;而要做到即时审核,又需要十分庞大的客服团队,这对于一个创业公司而言不太现实。

  “我觉得目前的机制既可以保证骗子不会提走钱,又可以保证病人以最快的速度筹到救命钱。” 于亮说。

  到底应该先捐再审,还是先审再捐,其实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或政策可以参考。甚至,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所扮演的角色,也有点“模糊”。

  今年9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的《慈善法》对于慈善募捐进行了明确规定。比如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应取得公开募捐资格,同时慈善组织若想通过互联网公开募捐,必须在民政部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上进行。

  《民政部》指定的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筹与腾讯公益、淘宝公益、新浪公益等均列其中。这意味着,慈善组织可以在这些互联网平台上开展公开的慈善募捐。

  “但轻松筹同时也是基于社交的众筹平台,由个人发起的大病救助项目只能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转发传播,在除此之外的互联网上无法看到,捐赠人也主要局限于熟人圈子。” 于亮认为,这些项目并不属于公开进行的慈善募捐,而属于“个人求助”。

  个人求助与慈善募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目前,《慈善法》既没有关于个人求助的详细条款,也没有禁止性规定。只能依据《合同法》将其界定为赠与行为,即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的一种行为。

  对于个人求助是否可以在公开募捐的平台上发布,民政部曾回应称,正在做进一步的研究,现在只能要求平台要做好风险提示。

  “民政部提出这一要求后,我们就在筹款页面下方加了一句话。”于亮指着一个大病救助项目页面,其下方标注:该项目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尽管目前没有关于个人求助和互联网公益众筹的具体法律条文,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张耀军律师认为,可以参照《合同法》《民法通则》《刑法》等其他现行法律法规对互联网公益众筹进行处理。

  “筹款人应如实提供相关信息,否则可能承担违约的民事责任甚至的刑事责任。而平台应当对筹款发起人以及发起事项进行一定程度的审查,并严格监督款项收支及资金去向,否则有可能承担相关连带或次要责任。”张耀军说,如果平台及筹款发起人违反约定或严重违反法律,则捐款人有权要求返还所捐款项。

  “我们愿意接受公众监督,质疑的声音也在让我们不断改进。”于亮说,对于“审核”和“监督”的责任,轻松筹并没有回避,而是在想方设法堵住公众所谓的“漏洞”。

  苏州女子筹款事件暴露了筹款目标上可能存在的巨大水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有150人的客服团队专门负责审核资料并调查公众的质疑、举报等,轻松筹计划在全国各地招募一些医生志愿者,让他们帮助判断筹款人设定的筹款目标是否在合理区间。

  不过更多时候,这些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只能靠“自律”。因为,就如张耀军所言,“目前我国尚没有关于互联网公益众筹的规范性文件,也就是说,既无具体政策指引,也无具体法律法规,甚至没有相关的部门规章可以遵循。”

  “这是一个看似谁都能做,但是却需要很多标准的行业。”于亮说,“但是现在却没有任何监管部门或法律对企业的运营能力、资质、风险防御能力等进行监管。”

  于亮举例说,由于有一个月的筹款期,筹到的钱在拨付给筹款人之前作何用途,并没有相关规定;再如,平台系统内存储着关于筹款人或病人的大量敏感信息,而如果网络安全防御较差,很可能产生个人信息泄露,但在网络安全方面也没有相关标准。

  由于入行门槛低,很多创业者都想闯进来分一杯羹,同时也有平台迅速倒下。据不完全统计,10月份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448家,其中公益众筹平台18家,混合众筹平台69家。这些数字虽与9月相比有所增加,但于亮透露,“前两天刚倒闭了几个平台”,而在处理已筹款项时,势必也会产生很多纠纷。

  “应该加强相关政策法规或者行业自律文件的制定,让平台、筹款人及捐款人享有明确的权利义务,指导或引导这一行业的健康发展。”张耀军说。

  于亮自己也希望,有部门对企业的运营进行监管,或至少提高行业的准入门槛。“互联网公益众筹做的是好事,我们也希望可以持续性地做下去。”

  P2P财经评论员刘侠风介绍,此次整顿是深圳市政府为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而采取的举措之一。

  在吉林西部的白城市,每十个人中就有一名志愿者,每个村子和社区都设立了志愿团体,真正实现了社会公益服务的全覆盖。今年,公益白城已经帮助困难群众上万人次,贫困户的一个个“微心愿”正通过“众筹”的方式得以实现。

  一方在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发起筹款,说妈妈身患两侧乳房恶性肿瘤,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希望能筹得30万元。这位疑似医生的网友称,患者所述主治医生说手术之后的治疗,每次住院要花五六万以上。